一朵丧花。

是时候考虑怎么画第三次竟演了
pick一下陈立农同学叭
(微博:奶味橙粒浓er)

p图无能
pick一下我们可咸可甜的
陈立农同学叭
(微博:奶味橙粒浓er...超话好了再去发吧嘻嘻)

我也不知道我一个李夫人为什么在先生生日的时候发洛洛同人图😃大概是社会底层李夫人的挣扎吧

(李泽言×你)元旦小甜饼

【李泽言×你】元旦小甜饼
  初中生文笔/无理脑洞/也许并不甜/错字多/嫌七嫌八要不别看了吧😂禁转禁改/微博:L-岁-D
  一大早被不停的来信铃声吵醒的你,眸子带有些许迷茫。不情愿地从枕头下摸出手机,翻看着收信栏。悦悦、安娜姐、周棋洛、许墨教授和白起学长都发来了元旦祝福。
  “老板,元旦快乐!祝新的一年做的节目都大火!”
  “岁岁,元旦快乐。新的一年我们继续加油。”
  “薯片小姐,元旦快乐啊!| ᐕ)⁾⁾我的新年愿望是你新的一年多吃薯片不长胖。三月份我有档期哦!期待参加你的新节目!”
  “元旦快乐。新的一年加油,相信你的直觉。”
  “咳...元旦快乐,这是个群发别在意。无论遇见什么,我永远在你身后。”
  你微微笑了笑,客套地打了元旦快乐一一发送却突然瞥见页面快到底,心头蓦地紧张起来...有些不安地滑动页面,直到那个人的名字映入眼眶才松了口气。
  李泽言。
  你满怀期待地点开,从没想过自己可以一秒钟想那么多事。他会给你发些什么呢?一句简单地祝福还是会借这个特殊的日子给你表示世人皆知的心意?是的,你和李泽言在全公司人眼中早就是一对,但每次当你想告白时,他总会打断你,说什么有些事还是让他来做。每每这时,你也只能憋下...等他说,怕是花开又花落也见不到。他和你到底算什么呢?你不止一次想当面问他。
  “8点,到华锐。”
  简短的5个字让一切恣意幻想突然破碎,你有些垂头丧气,就知道这个...这个...唉,你像是泄愤地在聊天框里敲下“!!!”
  不一会,消息显示已读,你瞧见对面发来:“怎么,不想来?”你想了想,屏幕背后的他一定皱起了眉头,可仍是好看得紧。是怎样的呢?黑色碎发沾上了细碎的光,墨色的眼眸变得更加深邃,嘴角微抿,弧度向下,一脸认真地望着你的眼睛,会感觉时间在那一刻停止了,世间黑白只有你俩是呼吸着的。
  你拍了拍因浮想联翩而泛红的脸,本着不向好看势力低头的念头,顽强地输入:“今天可是元旦!”
  “谁给你的权利元旦就可以不见我的?幼稚。”你仿佛听见他轻笑一声,用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玩味地看着你 。
  你无力反驳,只好默默地输入一串小黑点。
  “......”
  “你还有17分又18秒。”
  你握紧了手机,忍住自己想打个电话骂他一顿的冲动,其实还是不敢顶撞有钱大佬。只好心怀怨念地下床收拾自己。
  等你穿戴整齐出现在楼下的时候,却意外地发现他站在楼下,靠在车门上,面色清冷。一如既往的白色衬衫黑色西服,领结打得公整,和平时上班时的模样一致。
  看来还真是公事...
  你小跑着过去,站定在他面前,抬头正想发问,眼神突然与他相撞。他一直在看着你,清清淡淡,和平时严肃认真不同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 “你不想来公司见我,那我就来见你好了。”他开口,嗓音低沉,像大提琴在拉奏,黑丝绒划过心弦。你对这个答案一惊,耳尖有点微微发红。
  “可,你迟到了。”话锋一转,他的声音有点冷,和这冬日凛冽寒风融合一体。你抖了抖,正想解释,开口却没声音发出。解释什么呢?因为埋怨所以速度极低?想起他曾经说没有第二次,你不敢想事情会怎么发展。
  “第二次了。”李泽言朝你走进一步,眼神深不见底,语气危险。“就这么不想见我吗?”这句话他似乎有些艰难地说出来。
  “不是,不是!”你慌张地回答,头摇得像波浪鼓。你看见他眼里的光快要熄灭,急得不知说些什么,只好一把抱住他。“怎么会不想见到你呢。你可是...可是李泽言啊,我最喜...”蓦然,你看到他低头覆在你的唇上,有些冰凉。在外面站了很久吧?你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想法。
  他的吻很轻柔,像对待什么稀世珍宝。他双手放在你肩上,将你的身子扳正,眼神相对。怎么描绘他的神情呢?七分窃喜两分无奈还有一分紧张,这是你看过他脸上最丰富的表情。
  “是...最喜欢你的李泽言。”你听见他一板一眼地说出这句话,脑里先是一片空白,然后整个世界都像开满了花。你被拥入他温热的怀中,耳朵恰好在他胸膛上,听见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。
  这是真的...
  没有花落,只有一片姹紫嫣红。
  “所以没办法啊,还是要原谅你这个白痴。”他低头在你耳边说,吐出的丝丝热气缠绕在你耳上。“...那为什么穿这么...正式?”你眼神迷蒙,脸色绯红。
  还是一声轻笑,“见你,难道不是正事吗?大惊小怪。”
“ ....w....”
  “嘿,李太太?”
  “嗯....”
  “元旦快乐。”
  “你也是....我的李先生。”